第16章陪同

第16章陪同

听着王木生讲着山里的这些惊奇的故事,刘、李干事听得是毛骨悚然,唐欣更是被吓得没敢动身,憋了泡尿都没敢吱声,因为要去茅房解决,还得出这堂屋,外面已是漆黑黑的夜。

忽地,刘干事终于受不了这刺激了,忙是打断了王木生的话:“等等等,木生小兄弟,你还是别讲了,我怕晚上睡不着。”

随即,李干事则是来了一句话:“唐主任,我们明天还是先别上山了吧?”

唐欣这姑娘天生性子倔,一头宁脾气,听得李干事这么地说,她忙是回了句:“既然来了,就得上山!”

听得唐欣这么地说,李干事则是说道:“要上你上吧,我可不上,我们家就我这么一个儿子,万一我要是……我爸妈还不得……”

“谁家不是一个孩子呀?”唐欣急道,“我还没有嫁人呢!”

这时,刘干事忙是说道:“好了,李天,先别说这个了,时间不早了,我们还是赶紧去睡吧。这次,既然领导都派我们三个来旮旯村了,那么上山还是要上的。有什么,明天一早再说吧。”

李干事听了刘干事这么地说,他暗自怔了怔,然后很没信心地说了句:“好了,那就先睡吧。”

说着,他俩就站起了身来。

这时候,唐欣见他俩要去睡了,她忙是略显娇羞地、笑呵呵地说了句:“等等,你们俩谁陪我去一趟茅房。”

听着,刘干事有些胆怯地皱了皱眉头,然后回了句:“还是让木生小兄弟陪你去吧,我们都不知道茅房在哪儿?”

唐欣听了他这么地说,她笑微微地白了他一眼:“真没义气!好了吧,那你们俩就去睡吧!”

于是,刘干事和李干事也就忙一起转身朝王木生的里屋走去了。因为已经安排好了,他们俩睡在王木生的屋里。

见他俩进屋了,唐欣忙是冲王木生微微一笑:“嘻。你陪姐去一趟茅房吧。”

“嗯。”王木生应了一声,随即就站起了身来,“走吧。”

随后,王木生也就打着手电,陪同唐欣一起出了堂屋的门槛。

到了屋檐下,一阵夜风吹来,捎带着村庄的气息,感觉凉飕飕的。

夜空朦朦胧胧的,满天星斗闪烁。

由于唐欣走在前方,所以随着习习吹拂的夜风,王木生总能闻着她身上散发的那股淡淡幽香,甚是好闻,闻得王木生都忍不住嗅了嗅鼻子。

在王木生的概念中,这就是城里女人的味道。

因为两次跟村里女人的亲密接触,闻到的都是一股汗臭味。

此刻,王木生走在唐欣的身后,忍不住邪念地瞄了瞄唐欣的后脑勺,瞧着她那头飘逸的长发捎带清香,他禁不住浮现连篇……

要不是他有着村里人天生的憨实和矜持,估计这会儿他就将唐欣按倒在地了,随之就是一顿扒拉,跟着就是XXOO了。

毕竟他打小就生活在旮旯村,自然是没有城里男孩的那种灵气和大胆,要是城里男孩逮到这种机会的话,怎么也得趁机故作调皮地揩揩油。

待王木生陪同唐欣到了茅房门口的时候,唐欣在前方娇羞地止步,扭转身,冲他微笑道:“好了,你把手电给我吧,你在门口等着我吧。”

王木生二话没说,就直接将手电交给了她。

唐欣略带娇羞地、笑微微地接过手电,小声地说了句:“不许偷看哦。”

“嗯。”王木生应声道,“不会的。”

见得他甚是憨实,唐欣也算是放心了,又是冲他微微一笑,然后扭身就走进了茅房。

待唐欣进了茅房之后,这王木生自然是没有那么老实,他立马就朝茅房里瞄了一眼。

由于他站在黑暗的位置,所以就算多瞄两眼,唐欣也浑然不觉。

当然,由于这是夜里,黑漆漆的,唐欣也不会毛病到用手电照着自己的那地方,所以就算王木生怎么瞄,也是瞧不清啥的。

正由于这种效果,闹得这王木生竟是情不自禁地探头朝茅房里瞧着……

由于茅房本来就没有门,所以无意中,唐欣忽然用手电照了一下门口……

吓得王木生惶急往后缩了缩身……

他的速度自然是没有光速快,唐欣自然是瞧清了他的动作,羞得她小脸一热,红了,忍不住说了句:“喂,你怎么不老实呀?”

王木生在门口的一侧黑暗处听着,感觉涩涩的,但他灵机一动,忙是应声道:“哦,我没有不老实,我只是怕你不习惯咱们农村的茅坑,不小心掉坑里去了。”

听得王木生这么地说,也合情合理,唐欣便是说了句:“那你现在可不许偷看了哦。”

“嗯。”王木生又是应了一声。

随即,就从茅房里传出了呲呲的水声来……

听着这动静,王木生暗自说了句——真他娘的冲,跟田里放水似的。

说着,他竟是忍不住幻想起她的那地方来了,这种幻想闹得他是口干舌燥的。

一会儿,唐欣完事后,出了茅房,一边将手电交给王木生,一边略有几分娇羞地问了句:“刚刚没有偷看吧?”

“没有。”王木生回道,暗自心想,格老子的,老子倒是想偷看,关键是你老是用手电照着门口,老子哪还好意思偷看呀?

听着王木生憨实地回道,唐欣欢心地一乐:“呵。好啦,我们回屋吧。”

回屋后,待唐欣和他姑妈睡去了,王木生则是去屋后的澡堂子里冲了个澡。

完事后,他到他姑妈的房门前喊了一嗓子,叫他姑妈出来闩堂屋的门。

然后,他也就打着手电出了堂屋,打算去吴良家借宿去了。

吴良家在上村,离他家还有两里多地。因为这村里的地形不是很好,所以房屋不是很密集,稀稀落落的。

反正对旮旯村的村民们来说,两里多地算不了啥。

由于这晚没有月亮,所以屋外则是黑麻麻的。

王木生打着手电沿着村道走着走着,忽然,从前方的菜土里传来了一声:“哪个?”

忽听这声音,王木生忙是用手电朝前方的菜土里照去……

喜欢至尊小农民请大家收藏:()至尊小农民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