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2章新的一天

第242章新的一天

听着这动静,狂狼扭头一瞧他的小弟,忽见在这无声无息中他的小弟就中招了,他不由得倍感惊恐地一怔,怔怔地、呆呆地瞪圆了双眼:“这……”

在狂狼一时惊恐的同时,他的其他的小弟们也是惊恐瞧向了那个中招的哥们……

趁这之势,王木生那小子也不傻,便忙是放言道:“狂狼,格老子的,看是你个狗日的枪快,还是老子的飞刀快?!麻痹,你娘卖个西皮的,不要以为你有两把破喷子就可以放肆了、就可以猖狂了!”

忽听王木生这话,狂狼和他的小弟们更是被吓傻了,怔住了……

其实,王木生这小子的身上也就那么一把匕首,都已经飞出去了。

但是这威势,的确是吓着了狂狼!

此刻,狂狼不由得心惊胆颤地心想,他姥姥的,看来……爷爷真是碰上了个角色?这……

这时候,村长和房东郭友权早就扭头将敬佩的目光投向了王木生。

周楚生更是震惊不已地瞧着王木生,心想,看来生哥还真是个牛人?我周楚生之前也在道上混了那么两年,但是像生哥这小子这样的,我还真是头一次见,看来……我们之前那些打打杀杀也不过如浮云罢了,因为神马就在眼前呀……

狂狼暗自一番思虑之后,忙是转变了脸色,露出了一脸囧色的笑意来,缓缓地收下手头的枪……

“嘿嘿……”狂狼囧得糗态地乐了乐,“生哥!得罪了!小弟我真不知道原来生哥就是道上一位深藏不露的老手!如有得罪,还请生哥多多包涵!”

一番致歉之后,狂狼忙是扭头冲他的小弟们说道:“去!快!快去放生哥的那哥们出来!”

忽见这局势竟是改变得如此之快,村长不由得愣怔怔地瞧着王木生,暗自心想,原来这小哥们才是他们三个当中的老大呀?我还真是没有料想到……

此刻,房东郭友权也是敬佩得五体投地地瞧着王木生,暗自心想,之前喝酒的时候,我还在想,这小哥们咋就也上道了呢,原来……这小哥们还是他妈的扛把子呀?这……真是难以想象呀!看来还是那句俗话说的好呀,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……

就这时候,林子被他们给放了出来,走出了铁门来……

狂狼扭头瞧着林子出来了,他忙是笑嘿嘿地说道:“大哥,得罪了哦!”

忽听这话,林子懵怔地一怔,心想,妈的,这……咋回事呀?

王木生望着林子出来了,忙是问了句:“林子,他们伤着你没?”

林子抬头一瞧,见得王木生这般气势,他两眼珠子一转,忙是回道:“生哥,他们倒是没咋伤着我,就是扇了我几个大嘴巴子。”

王木生一听,忙是不爽地皱眉问道:“格老子的,谁他娘的扇的?!自个站出来!”

这等气势,吓得狂狼那个傻b忙是迈步上前,战战兢兢地、畏畏缩缩地回了句:“生哥,是我!”

听说是他,王木生那小子迈步就气恼地朝狂狼走了过去……

上前,王木生那小子就是一巴掌扇在狂狼的脸上,“啪’的一声……

“第一巴掌,是老子替我哥们还你的!”

跟着反手又是“啪’的一巴掌扇在狂狼的脸上……

“第二巴掌,还是老子替我哥们还你的!”

“啪!’,又是一巴掌……

“第三巴掌,老子替村长打的!”

反手又是“啪’一声……

“第四巴掌,老子替郭伯伯打的!”

“第五巴掌,老子替我哥们五哥打的!”

“第六巴掌,老子替老子自己打的!”

“第七巴掌,格老子的,谁让你剃着个平头装b了呀?”

“第八巴掌,格老子的,你狂狼还狂么?”

“第九巴掌,你他娘的记住了,别太猖狂了,没啥用!”

“第十巴掌……格老子的,没有理由,老子就是看你不顺眼!”

被王木生那小子这一顿大嘴巴子扇得,扇得狂狼是头昏眼花的,原地转了好几圈,然后才停住。

此时此刻,狂狼只感觉自个的脸上是火辣辣的,又木木的……

瞧着他这等糗态和囧态,他手下的小弟们都忍不住偷笑了起来:嘿……

周楚生是乐得早就合不上嘴了:“哈哈哈……”

林子也是早就忍不住乐了……

村长本想憋住笑,但是没有绷住,不由得捧腹一乐:“哈……”

房东郭友权跟村长差不多,也是最后实在绷不住了,便是捧腹一乐:“哈……”

唯有王木生那小子没有乐,依旧是一脸不爽地瞧着狂狼。

当然了,狂狼自个也没有乐。

大家伙一阵乐呵过后,然后,村长一本正经地迈步上前去:“狂狼,今天也算是这位生哥仁慈了,没有做掉你个王八犊子!但是,今后,你个王八羔子可要记住了:别太狂了,没啥用,天地之大可谓是天外有天、人外有人,强中自有强中手!真正有本事的人,都很低调,就像这位生哥一样,这回,你狂狼个王八犊子碰上了不是?不要以为你手下有几个小弟,手中有把破喷子就牛人一等了,其实,你狂狼要是真牛的话,还用得着跑来这儿躲事么?”

被村长这么一顿训斥,狂狼也只得糗态点了点头:“是是是!叔,我记住了!”

这时,房东郭友权也上前来了:“要我说,你狂狼就是个贱骨头!在手机维修店那儿,这位生哥已经给露了一小手,你还不知天高地厚?是不是当时没带家伙出去,没雄起来呀?现在你个王八犊子亮出了家伙来,不也没雄起来么?妈的,以我郭友权的脾气,也得大嘴巴子扇你才是!因为林子可是住在我郭友权家,你狂狼个王八犊子也敢动?”

“对不起,郭叔,我真不知道他住在你家!”狂狼又忙是致歉道。

“成了!”随即,村长说道,“狂狼呀,你个王八犊子就好好地回去面壁思过吧!要不是这位生哥仁慈,今天还真就做掉了你!”

随后,王木生他们一干人等往回走的时候,村长不由得又是扭头敬佩看了看王木生:“阿生呀,你还真是个角色呀!”

狂狼糗态地伫立在原地,瞧着他们往回走了,他仍是有些不甘地瞄了瞄王木生的后脑勺……

第二天一早,一缕艳阳从东边的窗户透射进来,照在炕头。

正好照在了王木生的脸上。

这刺眼的阳光貌似刺痛他小子的双眼,不觉地,他从睡梦中惊醒过来,眨巴着双眼,然后皱着眉头睁开眼来,扭头看了看躺在一旁的周楚生……

就这样,他小子愣了一会儿神之后,林子忽地仰身坐了起来。

林子坐起身后,扭头见王木生醒了,不由得嘿嘿地一乐,说了句:“生哥,咱们今天钓鱼去吧?”

忽听林子这么地说着,王木生仍是愣了愣神,然后才欢喜地一笑,忽地仰身坐起,回了句:“好呀!”

他俩的说话声吵醒了周楚生。

周楚生仰身坐起,睡意朦胧揉了揉双眼,然后打了个哈欠,说了句:“上午还是去理理发吧。”

喜欢至尊小农民请大家收藏:()至尊小农民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