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4章她真面目

第414章她真面目

其实不用她这么介绍,王木生也猜到了这儿是她的房间。一进门就闻着了一股她余留在房间的香气。

听得范琪那么地招呼着,王木生也就不客气地缓步到床前,扭身在床沿坐了下来。

范琪则是前去电脑桌前,打开了电脑,然后放上了音乐……

完了之后,范琪也就往后退步,退到了床前,挨着王木生坐了下来。

王木生不由得扭头看了看她,微皱了一下眉头,想了想,然后问了句:“大晚上的,你带我来你的房间,难道你就不怕我……”

听着王木生这么地问着,范琪扭头笑微微地看着他,回道:“怕你什么呀?”

“你懂得。”

“嘻……”范琪略显娇羞地一笑,“我相信你不会的。”

“嘿。”王木生不由得一笑,然后问了句,“这儿有洗手间么?”

“那儿。”范琪直接用手指了指洗手间的位置。

于是,王木生也就起身去了洗手间。

到了洗手间,他找着电灯开关,打着灯,然后也就关上了门。

方便了一番之后,王木生也就步到洗手池前,洗了洗手。

在洗手的时候,无意中,他瞄了一眼纸篓,只见纸篓仍有一片用过的那个垫儿,那中间有着一道血污印,不是很浓,貌似是那个刚完事。

瞧着那片东东,王木生忍不住浮想了起来……

想着那片东东曾跟范琪的那儿亲密接触过,貌似那上面还印有她那儿的形状似的……

随着这种浮想,他不禁心想,格老子的,这大晚上的,她个小婆娘的非得将老子往她宿舍领,要是晚上睡在一起的话,怎么可能不会发生那事呢?

想着,他动作迟缓地扭身打开门,关掉灯,然后出了洗手间。

范琪坐在床前,瞧着他出了洗手间,忙是微笑道:“对啦,你洗澡了没?”

“啊——”王木生有些诧异地一怔,“还没哦。”

“那我烧水给你洗澡吧。我在家洗过了。”

“嗯……”王木生愣了愣,“好吧。”

于是,范琪也就忙是起身,本洗手间这方来了。

她进洗手间后,也就拿过一个桶,放在水龙头前,然后开始放水。

王木生见得她在忙着帮他少洗澡水去了,他无聊地踱步到床前,又是扭身坐了下来,然后点燃了一根烟,吸了起来……

待吸了一口烟之后,他习惯地暗自道:吴良呀,格老子的,你说她个小婆娘的这是啥意思呀?这岂不是明摆着在说,要老子今日个晚上在这儿睡了么?要是真搁这儿睡的话,那老子咋可能不跟她发生那事呢?

一会儿待洗澡水烧好了之后,范琪又催着王木生去洗澡。

王木生也只好去洗了澡。

完了之后,当王木生从洗手间出来,便发现范琪已经躺在了床上。

范琪瞧着王木生出来了,娇羞地说了句:“睡吧。”

啊?!

王木生暗自一怔,不由得心想,格老子的,还真是这样呀?这……她是啥意思呀?究竟是她好久没被男人睡了,突然想要了,还是……

想着,王木生忽地冲她问了句:“这电脑不用关了么?”

“没事,不用关。”范琪微笑地回道,“咱俩就听着音乐入睡吧。”

“哦。”王木生有些傻愣地应了一声,然后也就缓步到了床前,“对了,灯要关么?”

“一会儿再说吧。”范琪又是微笑地回道,“咱们先躺在床上说会儿话吧。”

没辙,王木生也只好迟愣地上了床,然后掀开被子,躺进了被窝内……

待被子被掀动后,一股浓郁的范琪身上的香气扑鼻而来。

闻着这股香气,趁机,王木生忍不住瞄了一眼她的身体……

温香的娇柔之躯,甚是诱人。

但王木生还是克制住了内心的那股冲动,让自己静静躺了下去。

范琪见王木生生怕挨着了她,她便是默默地扭过头来,看了看他。

这时候,王木生也扭头看了看她,不由得问了句:“你这是……”

“你在县城有房子住吗?”范琪则是反问了一句。

“没有。一般都住旅馆。”

“那你以后来县城的话,就来我这儿住吧。”

“可是……我们俩……”

“嘻……”范琪娇羞地一笑,“没事呀。”

“可是你知道我有女朋友了的。”

“那有什么呀?她不是在上海么?你跟她也没有结婚不是?在没有结婚之前,你还有交往女朋友的自由呀。”

“可是……如果我们俩……那个啥了的话……”

“那也没事呀。那有什么呀?你以为现在谈恋爱还像过去呀?”说着,范琪自信地一笑,“嘻!没准慢慢地,你就喜欢了我呢?”

“嘿。”王木生只得一笑,然后言道,“可是还有两个礼拜我就当兵去了。”

“晕!那有什么呀?你只是去当兵而已,我们还可以见面呀,我也可以去部队里看你呀!”

“那万一我们俩那个了,后来又分手了,咋办呀?”

“呵。”范琪不由得一乐,“那有什么呀?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呀?”

“你真这么想得开?”

“嘻……”范琪莫名地一笑,然后则是在他耳畔说了句,“你是不是不敢碰我呀?”

忽听她这么地一说,王木生不由得暗自心想,格老子的,既然都这样了,那老子还有啥不敢的呀?

想着,忽地一下,王木生一个侧翻身,然后就爬到了范琪的身上去了……

将她那温香的娇柔之躯压在了下方。

范琪反而是笑微微地仰望着他,眼神中充满了渴望,渴望那激烈之情的到来似的。

王木生俯视着她那样,不由得,他埋头就啃住了她的薄唇……

随后,只见那床被子像是很有艺术地被舞动了起来,就像是舞狮子一般。

被子下的两人正热切不已,欲罢不能。

床位,忽见一只脚伸出,那只脚将一条粉色的内内给踹了出来……

随即,只听见范琪在被窝内“啊’的一声……

云雨之后,累得王木生翻身,下马,然后气喘吁吁地仰躺在一旁,目光呆滞仰望着天花板,不由得一声长吁:“呼……”

然而他的面上却是有着一种闷闷的神色。

范琪则是一副被满足后的样子,面露微笑,面上的潮红在渐渐隐退……

她一阵余喘之后,扭头笑微微地看了看王木生,忍不住夸赞了一句:“你真厉害!”

听着范琪的夸赞,王木生这才扭头看了看她,他本想问一句,问她不是第一次了,但是他想了一下,又没这么问了,只是淡淡地一笑……

第二天一早醒来,王木生拿过手机一看都上午10点多了,于是他掀开被子就下了床。

范琪忙是仰起头来,望着王木生急急忙忙地朝洗手间跑去,她不由得说道:“喂!你怎么啦?这么着急做什么呀?”

忽听范琪这么地说着,王木生回头看了看她,回道:“没事呀,只是很晚了,上午10点了。”

“嘻……”范琪忍不住一笑,“上午10点了怎么啦?没事啦,你忘了呀?今天是周六,我休息,没事的。”

喜欢至尊小农民请大家收藏:()至尊小农民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