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6章暂且得以平息

第526章暂且得以平息

这下该咋办呀?要是老子贸贸然撞进病房的话,肯定是会挨枪子的……

格老子的,这又是凌晨时分,也不晓得这会儿给汤局长去电话,管不管用?

想着,王木生又是摸了摸兜,然后暗自道——我靠!格老子的,不是吧?老子没有带手机在身上呀?

这……

他娘卖个西皮的,这下该咋个弄呀?

看来……看来老子也只能是就此一搏了?因为要是老子这就跑出去求助的话,那么那两个龟儿子的肯定会跑掉的……

想着,王木生又是暗自心想,格老子的,坚决不能放走那两个龟儿子的,要是放走的话,这案子就他娘个复杂了……

格老子的,要不是老子左肩上负伤的,没准刚刚已经制服那两个龟儿子的?

不过,就算老子左肩上还负着伤,今日个晚上也要搞掂那两个龟儿子的……

这么想着,王木生又是皱了皱眉,然后瞄了瞄1208号病房门口那儿……

随即,他在脑子里设想着,一会儿出门的时候,肯定是那个没被扎伤的男子先出来……

那么他在考虑趁着这会儿偷偷溜到1208号病房门口那儿去,就潜伏在门口那儿,等他开门出来,就是当头一棒敲晕他……

这么地设想着,王木生忙是检查了一下笤帚把是否完好无损?

待检查完毕,他也就大胆地闪身出了开水房,溜身潜伏在了1208号病房的门口那儿。

他右手紧紧地攥着笤帚的把,后背紧贴着墙壁站着……

此时此刻,他心里也是倍感玄得慌。

毕竟对方有枪,而他又是身负伤的。

靠墙壁那儿,他也是都吸了一口凉气……

等过了大约三四分钟后,忽然听见了“咔’的一声,病房的门被拽开了……

听着这声音,王木生立马警惕了起来……

随后,果真有一个脑袋出来了……

王木生眉头一皱,咬紧牙,忽地扭身过去,挥起手中的笤帚,就是照着那个脑袋当头一棒K了下去……

“当!’被K的那个男子脑袋一阵发懵,惶急退回了房内……

慌乱之下,他举枪就是直冲门口开了数枪……

“嘌!’、“嘌!’、“嘌!’……

好险,幸好王木生没有正对门站着,否则的话,那就死翘翘了。

随后,听见那男子在病房内恼火道:“快,把你的枪给我!”

“草,你手里不是拿着枪么?”

“妈的,没有子弹了!”

“我草,人都没有看见,你他妈举着把枪瞎开个球呀?”

“你他妈哪有那么多废话呀?赶紧的!什么没有看见人呀?老子一出门就被K了一棒!”

“什么,你刚刚被K了一棒?”

“对呀!别他妈废话了!赶紧的,把你枪拿过来!”

听着病房内的对话,王木生皱眉一怔,然后慌是顺着墙壁仰身躺倒了下去……

然后,只见王木生仰躺在了走廊上,用背蹭着地面,往前挪了挪身……

在他仰躺在地上做好了防御的准备后,正巧,又是“咔’的一声,房门被拽开了……

那男子举枪出来,愤怒扭身朝走廊一望,竟是啥也没看见……

其实,王木生就仰躺在他跟前的地面上。

躺在地面上的王木生趁他不备之时,挥动笤帚,就是一棒K向了那男子握枪的手……

“嗵!’被K中后,那男子手头的枪直接飞弹了出去,撞在了对面的墙壁上……

“嘌!’的一声,枪走火,放了一枪。

“啊——”那男子则是一声惨叫,貌似他的手被K得骨裂了……

王木生顺着地面一个翻滚,伸手就捡起了掉在地上的那把手枪,然后一个鲤鱼打挺起身,扭身就是举枪指着了那男子的脑门:“进去!”

那男子被这情势吓傻了,腿都有点儿颤抖了。

他见王木生挥枪示意他进病房内,他也只好听从指令,胆颤颤地退步回了病房内……

王木生则是用枪指着他的额头,跟着逼近。

待到了病房门口,王木生伸手就是“咔’的一声打开了房内的灯……

等逼近进了病房内,王木生用脚一勾门,“碰’的一声撞上了。

然后,王木生用枪来回指着他俩:“快,老实点儿,你们俩去将床上的床单撕开成两半!”

那两个男子听着,则是愣愣的,没动步。

王木生见得他俩如此,忽地挥枪就在他俩跟前的地面开了一枪……

“嘌!’吓得他俩浑身一哆嗦,各自都尿了裤子……

然后,王木生又是用枪来回指着他俩:“快点!按照老子说的做!将床上的床单撕开成两半!”

最后,没辙,那两个男子也只得是照着做了,两人一起将床单给撕开了成了两半……

见得床单被撕开成了两半之后,王木生用枪指着没被匕首扎伤的那个男子:“快,将你手头的那一半床单卷成一根绳子,将他绑住!”

没辙,那个男子也只好照做了……

待他将被匕首扎伤的那个男子的双手给捆绑好了之后,王木生则是自个前去拿过那一半床单,给弄成了一条绳子来……

完了之后,他将那个男子的双手给捆绑住了。

那两个男子的双手都被捆绑在了身后。

然后,王木生又是用枪示意他俩靠着墙壁站好……

他俩也只好照做,任由王木生摆布了。

待他俩背靠墙壁站好之后,王木生质问了一句:“是谁派你们来杀我的?!”

那两名男子听着,相互相视了一眼,然后又是胆怯地瞧着王木生,没有回答。

见得他俩不吱声,王木生二话没说,挥枪瞄准被匕首扎伤的那个男子的两腿之间裆下的位置,对着墙壁就是一枪……

“嘌!’惊吓得那个男子再次尿了一裆,两腿颤抖得厉害!

随后,王木生又是质问道:“是谁派你们俩来这儿杀我的?!”

“袁副市长。”被惊吓的那个男子慌是回了一句。

“他为什么要你们来暗杀老子?!”

“这个……我不清楚?”

听他含糊其辞地说着,王木生又是挥动了手中的枪……

见得王木生又要动枪了,那个男子惶急道:“我说我说我说……”

“那就他娘个挺快点儿!说!”

“因为袁副市长是雷忠明幕后的最大支柱。这次雷忠明被抓了,袁副市长怕你这个外来的警察再多事,怕把他也给揪进局子。”

“原因就这么简单?”

“就这么简单。”

“那你还知道些什么?”

“还有警局的由副局长也是雷忠明幕后的帮手。”

“那雷忠明究竟都做什么买卖的?”

“主要是靠贩毒和逼迫女子卖淫。”

审问出这些信息后,王木生给汤局长去了个电话。

由于这会儿是凌晨四五点钟的时候,自然地,汤局长正沉睡在睡梦当中。

听着汤局长的手机铃声响了好一阵之后,才忽然听见他终于接通了电话,睡意朦胧地说了一个字:“喂。”

“汤局长,出大事了!”王木生故意一下吓醒了汤局长。

喜欢至尊小农民请大家收藏:()至尊小农民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