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9章交代事实

第569章交代事实

“客气什么呀?真是的!”

之后,王木生也就忙是驾车赶去了卢倩玉上次住的那家酒店。

待到了酒店大堂后,王木生给卢倩玉去了个电话,问她住在哪间客房?

得知房间号之后,王木生也就直接乘坐电梯上楼了。

待王木生到了房间,见到了卢倩玉时,只见她已经匆忙地洗好了澡。

卢倩玉笑微微地打量了他一眼,忙是乐道:“我已经吃完饭,洗好澡了,快吧?”

王木生嘿嘿地一乐,点了点头:“快。”

一边说着,王木生一边走进了房间。

卢倩玉一边关上门,一边冲王木生说了句:“你也快去洗洗吧。”

王木生不由得玩笑了一句:“你是不是已经急不可耐了呀?”

“讨厌,你!”卢倩玉笑微微地白了他一眼。

见得她那样,王木生嘿嘿地一乐,然后言道:“等我抽根烟吧,然后我就去洗澡。”

关于这次卢倩玉跟王木生见面,此后,她在她QQ空间的保密日记里是这么写的……

“如果这种幸福可以永恒的话,那么我情愿就停留在这一刻。原来我想要的幸福竟是如此简单,只要有一个他,就足以让我甘愿沉睡千年。我忽然发现,跟他在一起的分分秒秒都是开心的、快乐的、幸福的、甜蜜的。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愈来愈迷恋他了。如果可能结束我的工作的话,那么我甘愿结束我的工作,就这样地跟他厮守在一起。感受他的呼吸、感受他的气息、感受他和我拥在一起的感觉。每当跟他做的那一刻,我真的愿意在那一刻死去。因为他太给力了,每次都弄得我死去活来的,舒服得致死。但是我知道这种幸福是短暂的。因为我总是有着忙不完的工作。这次之后,下次的见面,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?作为一名记者,我真的很想为他好好地写一篇报道。因为他的确太富有传奇色彩了。或许是当今这个时代太需要他这样的人了吧?从“渔阳集团事件’到“假酒村事件’,他每次办案都是那么的惊天动地。只要是涉案人员,一个也别想逃离法网。我想,下次见他的时候,不会就是我专门来采访他的时候吧?”

第二天一早醒来,卢倩玉笑嘻嘻地对王木生说了句:“我又想要了。”

王木生听着,怔怔地看了看她,回了句:“不是吧?”

“嘻……”卢倩玉娇羞地一笑,“下次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呢?所以……嘻……你就一次给个够吧。”

王木生无奈地皱了皱眉头:“好吧,那就……来吧。”

又是一番云雨之后,歇息了一小会儿,卢倩玉慌是起床了。

见得她忽然那般的慌忙,王木生不由得问了句:“你急啥呀?”

“因为我还得赶去省城抢新闻呀。”卢倩玉回答着,顺便问了句,“你不着急去上班吗?”

“我不是很急。因为最近局里没啥事,就是正常安排工作就成了。”

“那我先去洗漱了哦?”

“成。”

待一会儿送走了卢倩玉之后,王木生也就去局里上班去了。

在他去局里上班的途中,他不由得皱眉心想,格老子的,没想到卢倩玉这个龟婆娘的那么能要,一晚上竟是要了三四回,早起又要了一回,原来……女人要是太匮乏那事了,也是饥饿得像只母老虎似的呀……

现在老子算是明白了,为啥他们都说男人离不开女人,女人也离不开男人,原来这种他娘个事情是相互吸引、相互需要的呀?

得,格老子的,老子还是不他娘个想这种事情了吧,还是想想那个徐东究竟是哪个龟儿子吧?

要不……一会儿到了局里,老子就找关向丽查查,看看咱们青川县有多少个名叫徐东的男子?

他娘卖个西皮的,按道理说,这个徐东应该就是咱们县的吧?因为老子就是在县城狠狠地办理了两宗大案子而已,涉案的人都是上百人以上……

那么……没准……这个徐东也是涉案的落网之鱼,所以他个龟儿子的才想着要暗杀老子和曾局长……

格老子的,老子这个推理应该有点儿道理吧?

一会儿到了局里后,照常的早例会。

关于曾局长说王木生要被调离去工会上班一事,也就那么不了了之了。现在也没提及了。

估计那个狗血的调离决议,也就这样的不了了之了?

反正决议没有最终下来,王木生只管继续在县公安局任职就是。

待在早例会上安排好各个片区的执勤工作后,会议也就算是结束了。

散会后,王木生跟随曾局长一同去了他的办公室。

赶巧似的,刚到曾局长的办公室,正好听见他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:“嘀嘀嘀……”

听着电话在响,曾局长赶忙上前一步,伸手拿起电话:“您好,这里是青川县公安局,请问您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助?”

“我姓于。”电话那端,省公安厅于厅长回道。

“哦,于厅长,什么指示呀?”

“那个什么……老曾呀,你今天和小王一起到省里来一趟吧。关于安排暗杀你和小王的嫌疑犯已经归案了。”

曾局长听着,却是没有欣喜的表情,而是皱眉地问了句:“是我们县城的人么?”

“对。他是你们青川县的一位烟酒商贩。”

忽听这个结果,曾局长又是皱了皱眉:“他已经交代了犯罪事实了么?”

“对。”

随即,曾局长又是问了句:“关于这次事件,有没有我们局里的警员参与呀?”

“哦,对了。老曾呀,你和小王来省里的时候,带上你们局里的刘晓军吧。首先你不要跟他说啥事,你们俩带着他一起来省里就好了。”

曾局长听着,深虑地皱了皱眉,然后忙是回道:“好。我明白了。我一会儿就跟小王去省里。”

“成。记住,带上刘晓军哦!”

王木生瞧着曾局长撂下了电话,他忙是问了句:“于厅长刚刚是不是说嫌疑犯归案了呀?”

听得王木生那么地问着,曾局长一边深虑地将电话挂好,一边扭头看了看王木生一眼,回道:“是的,没错。于厅长刚刚就是来电话通知说,说嫌疑犯归案了。”

“是谁呀?”王木生又忙是问道。

“说是我们的县城的一位烟酒商贩。”

“啥?!”王木生不由得一怔,“咱们县城的一位烟酒商贩?!”

“嗯。”曾局长点了点头。

见得曾局长点头,王木生不由得皱眉怔了怔,然后又是问了句:“曾局长,你觉得……这里头有啥蹊跷没?”

曾局长深虑了一会儿,然后又是看了看王木生,言道:“咱俩先还是别猜测这个了吧。你赶紧去叫上刘晓军,我们俩这就带着他一起去省里。”

“刘晓军?”王木生皱眉一怔,“你是说……这次事件是我们局里的刘晓军透露了我们的行踪?”

“应该是这样的?”曾局长回道,“但是于厅长没有明说,他只是说,要我俩带上刘晓军。”

喜欢至尊小农民请大家收藏:()至尊小农民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