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5章见卢省长1

第635章见卢省长1

听了王木生这么地说,于厅长便是忙道:“那成。既然事情的真相出来了,他也配合重新招供了,那么这事……我定会重新办理的。鉴于他是你家亲戚,所以待这案子重新翻案后,我尽量想办法释放了他吧。”

“那谢谢于厅长了!”

“你小子还谢啥呀?真是的!”说着,于厅长致谢道,“说起来,我还得谢谢你小子呢,要不是你小子的话,恐怕这宗冤案就这么冤下去了?”

随后,在王木生驾车和于厅长一同回省城城区的时候,在车上,于厅长不由得皱眉道:“徐东?这人……好像很耳熟?哦,对了,我想起来了,关于荃湾区商业大楼突然坍塌一事,这里就牵涉到了徐东。他当时是荃湾区商业大楼的材料供应商。他所供应的钢材全是劣质钢材。他是因为给当时的监理送了礼,才成为荃湾区商业大楼的材料供应商的。我估计应该就是那个徐东?”

听得于厅长这么地说着,王木生不由得问了句:“那这个徐东归案了吗?”

“已经归案了。在海南三亚那儿逮到他的。”

“那……”王木生想了想,又是说了句,“我听说那个啥……人事科的万科长的小舅子也叫徐东。”

“对,就是那个徐东。没错,他就是万科长的小舅子。他就是利用他姐夫的关系混开了的。”说着,于厅长不由得皱眉一怔,“呃?小王呀,你小子是怎么晓得徐东是万科长的小舅子的呀?”

“我就是听说的。”王木生回道。

一路聊着,不知不觉地,也就回到了省公安厅的大院内。

待王木生停稳车后,于厅长扭头冲他说了句:“下车吧,还愣着做啥呀?”

“哦。不了。”王木生忙是微笑道,“那个啥……于厅长呀,我还有点儿事情要办,所以我就……”

听得王木生这么地说着,于厅长忙是问了句:“你小子还有啥事呀?”

“去见个朋友。”

于厅长听着,想了想,然后忽然冲王木生说道:“有件事恐怕你小子还不晓得?”

“啥事呀?”

于厅长乐了乐,回道:“就是我想要你来省里,可是你们李书记不放呀。不过……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……该应该恭喜你小子了?”

“恭喜啥呀?”

“因为……”于厅长故作卖关子地乐了乐,“因为曾局长那个位置……恐怕要让给你小子了?以后你小子可能就是青川县公安局的局长了?”

说着,于厅长不由得拍了拍王木生的肩膀:“小王呀,好好干吧,等你真的干好了,将来我这个位置也会是你的。”

王木生听着,不由得乐了乐,然后言道:“其实我觉得就在青川县也不错。”

“难道你小子不想到省里来?”

王木生又是乐了乐,回道:“这个……得组织决议吧?不是我自个想到哪儿就到哪儿吧?”

说着,王木生话锋一转:“好了,于厅长,下次我来省里的时候,再来找你喝酒吧。要是你没啥指示了的话,我也就……”

听得王木生这么地说着,于厅长忙道:“那成吧。那就这样吧。关于杨祥林一案的同犯问题,待我办理完毕了,我给你小子电话吧。”

“成。谢谢了,于厅长!”

“得得得,你小子别老是谢呀谢的。咱俩没那么多讲究。”

之后,待王木生驾车出了省公安厅大院后,他不由得皱眉心想,格老子的,关于上次老子和曾局长遭遇暗杀一案,现在总算是有了个水落石出,总算是揪到了徐东那个狗日的……

对了,既然卢省长是刘大全的表叔,那老子也就顺便去拜拜他吧?

姑妈不是常说么,见个菩萨作个揖总是没错的……

现在刘大全也是我姑父,那么老子还是去拜会拜会卢省长吧?

只是……格老子的,他可是爷爷辈了,我这去见他,总得买点儿啥吧?

这么想着,王木生也就驾车去了附近找超市去了。

去超市里买了些礼品后,他也就给卢省长去了个电话。

待电话接通后,王木生忙是乐道:“卢省长,我是小王。”

“哦。我知道我知道,我这手机里存着你的号呢。说吧,什么事呀?”

“那个啥……我今日个到省公安厅办点儿事情,现在办完了,所以我想……顺便过去看看您,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?”

电话那端的卢省长听着,忙道:“有有有。那个什么……你就到省委家属大院去吧,我这就回去。因为在省委大院见面不合适。”

“成。那卢省长,那我这就过去了。”

“好好好。到了门口,你给我来个电话,我去门口接你。因为门口有武警站岗,一般不让随便进入的。”

待挂了电话后,王木生也就驾车去打听了一下方向,然后也就也就驾车直奔省委家属大院而去了。

到了大院的门口,见得果真是有武警站岗,守卫森严,于是王木生也就贴近门旁的花坛停了车。

可是当他刚停下车,一名站岗的武警就过来了:“对不起,这儿不让停车!”

王木生忙是探头出车窗外:“哥们,我就停一会儿,等个人。”

“那也不成!知道这儿是什么地方不?”

“知道。”

“既然知道,那你还来这儿停车,你是不是故意找茬呀?”

见得那武警态度蛮狠蛮狠的,王木生有些不爽地皱了皱眉头:“哥们,老子当武警那会儿,你还穿开裆裤呢,你说你在老子面前牛气个啥呀?再说,这儿不是挺宽敞的么?老子就搁这儿停会儿车咋了?”

“你武警个屁呀?就你那样也当过武警?”

这话说得王木生推开车门,就下车了:“哥们,你说啥呢?你这当兵的,也就这点儿素质呀?”

“你下车什么意思呀?是不是想打架呀?”

“草!格老子的!老子看你这草行,还真有点儿手痒!”王木生回道。

听得王木生这么地说着,那名武警忙是警惕地摸了摸他的警棍……

见得那武警摸警棍了,王木生更是有些恼火地瞪眼盯着他,然后说道:“你也别摸警棍了,没啥鸟用的。要打架可以,但是你等老子给卢省长去个电话先。因为卢省长说是要我搁这儿等他一会儿。”

那武警忽听王木生这么地说着,不由得一怔:“你认识卢省长?”

“认识呀,咋了?”

“那……”那武警不由得面色一囧,忙是歉意道,“对不起哦!那个什么……那你的车就停这儿吧,没事的!”

见得那武警如此,王木生更是恼火地瞪了他一眼:“草!格老子的!认识卢省长车就可以停在这儿了呀?不是认识车就不可以停这儿了呀?你娘卖个西皮的,老子看你还真是一条典型的哈巴狗!”

被王木生这么地说着,那武警则是一脸囧色,没敢吱声。

见得他如此,王木生也就没再说啥了,只是掏出手机来,给卢省长去了个电话,说他已经到了,现在正在省委家属大院的正门口这儿。

待王木生挂了电话后,忽然发现那个武警哥们已经回到了他的岗位那儿去了。

喜欢至尊小农民请大家收藏:()至尊小农民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