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7章纪委夏书记又出事了

第657章纪委夏书记又出事了

正在王木生打算对着酒瓶一口气吹干瓶中酒的时候,忽然,一只白洁的玉手伸了过来,那只手阻止了王木生,一把握住了酒瓶……

王木生扭头一看,居然是舒言!

舒言笑微微地看着他,问了句:“你怎么啦?”

“嗯?”王木生愣了愣,“没怎么,只是……今日个特别想喝酒。”

“为什么想喝酒呢?总得有个理由吧?”舒言笑微微地看着他……

听得舒言那么地问着,王木生不由得一怔,然后则是答非所问地冲舒言问了句:“你咋会在这儿呀?”

舒言仍是那样淡淡地一笑,然后回道:“之前在路上的时候,我看那车有点儿像你的车,所以我也就开车跟着来了咯。”

一边说着,舒言一边迈步绕过圆桌,到了对面的椅子前,与王木生面对面地坐了下来。

待坐下后,舒言冲王木生说了句:“既然你那么想喝酒,那么今晚我就陪着你喝吧。”

见得舒言那样,王木生皱眉一怔:“你能喝酒吗?”

“嘻。”舒言微微地一笑,瞧着王木生,回道,“不是特能喝,但我也能喝一点儿吧。这不主要是因为你想喝酒么?所以……嘻……我也就舍命陪君子咯。”

听得舒言这么地说着,王木生再次默默地打量了舒言一眼,只觉她在他面前所展现的总是那么优雅的一面。

回想着那晚他俩在电梯里的那一幕,王木生不由得暗自一笑,然后又是打量着舒言,暗自道:格老子的,这个龟婆娘的就是他娘个漂亮!好看!可惜呀,要是她没有那个女儿舒心的话,老子还真有点儿想要娶了她……

见得王木生老是盯着她看,舒言略显娇羞地一笑,说了句:“你干吗老是那样看着我呀?”

“嘿……”王木生囧囧地一笑,然后怔了怔,问了句,“对了,舒心呢?”

“她在家。”

“她一个人在家么?”

“是呀。因为我要上班嘛。”

“你是刚刚下班?”

“对呀。”

“哦,对了,听舒心说……你是律师?”

“嘻……”舒言不由得一笑,点头回道,“是的。”

见得舒言那么地回答着,王木生又是打量了她一眼:“我以前……怎么没有听说过你的名字呀?你是在哪个律师事务所呀?”

“金钟。”

“金钟律师事务所?”

“对呀。”说着,舒言笑微微地话锋一转,“对啦,你还没有给我倒上酒呢。”

忽听舒言这么地说着,王木生忙是扭身招手叫服务员给舒言拿了只酒杯来。

完了之后,王木生忙是给舒言倒了杯酒。

舒言缓缓地端起酒杯,微笑地举杯冲王木生示意道:“来吧,我们碰一杯吧。”

“好呀。”王木生忙是端起了酒杯来……

“我们就为……今晚的相遇干杯吧?”舒言微笑道。

“成。”王木生点了点头。

待碰杯过后,舒言一边放下酒杯,一边打量了王木生一眼,然后言道:“你是不是因为……反贪局周局长的死而感到烦闷,所以才来这儿喝酒的呀?”

“你……”王木生不由得一怔,“你知道反贪局周局长出事了?”

“当然。这事我都不知道的话,那么我就不是一名合格的律师了。”说着,舒言又是打量了王木生一眼,说道,“而且我还看得出来,目前你们警方还没有什么线索,所以你才会这么烦闷地来喝酒的。”

听得舒言这么地说着,王木生不由得又是怔怔地瞧了瞧舒言,问了句:“那你有啥高见呀?”

“这个嘛……我来推断的话……我觉得应该是仇杀?”

“仇杀?”王木生一怔。

“对呀。因为这段时间,县委不是搞了个秘密反贪行动么?那么那些问题官员被捕后,一定有人恨周局长入骨,所以他们也就安排了这场仇杀。”

听得舒言这么地说着,王木生愣了愣眼神,然后言道:“听你这么说的话……我倒是不急了,因为如果是仇杀的话,那么这案子就好办多了。毕竟那些问题官员目前都被关押在监狱里。”

趁机,舒言忙是微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还烦闷什么呢?那你何不放松下来,好好地用享受的心态来喝这杯酒。工作嘛,就这样,总会遇见一些烦心事的,但是你切忌,一定不要将这种情绪待到自个的生活当中来。所谓说,人生苦短,那么我在工作之余,就应该好好地享受一下生活。这种享受,不是一种堕落,而是一种放松。竟因为放松了自己,才能更好地投入工作。如果你老是那样紧绷着,自个也是容易崩溃的。再说了,如果你没有一个理性的思维,你如何去查出凶手呢?”

听得了舒言这么一席话之后,王木生皱眉一怔,不由得心想,格老子的,这个龟婆娘的说的还蛮有道理的哦?看来……她是刻意来开导老子的……

格老子的,舒言这个龟婆娘的还真是不错!这样的女子,也算是世间极品了吧?

虽然老子也睡了不少女人,但是对于舒言这样的女人,还是给了老子别样的滋味……

想着,王木生又是看了看舒言,微笑道:“你说得很对。”

“既然对,那你好好地放松下来吧。好好地陪我喝一杯酒吧。”

王木生不由得一笑,回了句:“好吧。”

就这样地跟舒言一边喝着酒,一边聊着,莫名地,王木生感觉自己好像很放松了似的,那种精神紧绷的状态彻底被消除了……

于是,王木生则是在想,格老子的,要是娶这个龟婆娘的做堂客的话,估计生活质量会很高,因为她懂得该怎样服侍男人……

舒言又是笑微微地看了看王木生,言道:“好啦,时间也不早了,我也该回去了。因为舒心还在家等着我回去呢。”

忽听舒言这么地说着,王木生忙道:“那好吧。”

于是,王木生忙是招呼服务员过来结了账。

完了之后,他也就和舒言一同出了酒吧。

到了外面的停车场,舒言扭头冲王木生微微一笑,说了句:“再见,王副局长。”

“好的。再见,舒言女士。”

舒言欢喜地瞧着他,不由得又是言道:“对啦,等你有空,再去我家吃饭吧,因为舒心那丫头可是很想念你哦。”

“成。”王木生点了点头。

之后,待舒言驾车离去后,王木生也就上车,驱车回了警局。

到了局里,王木生去曾局长办公室看了看,见得曾局长也还没下班,正在办公桌前一边抽着闷烟,于是,王木生一边走进办公室,一边冲曾局长问了句:“你下午查到啥线索没?”

忽听王木生这么地问着,曾局长有些头痛地挠了挠后脑勺,又是抽了口烟,然后才回道:“没有。李书记那边给我来了三个电话了。可是……仍是一点儿线索都没有。”

见得曾局长那般焦头烂额的样子,王木生皱眉怔了怔,然后言道:“曾局长,不如我们好好地去审讯一下建委的关局长吧?”

“你的意思是说……你怀疑是关局长派人干得?”

“嗯?”王木生皱了皱眉头,“有这种可能?因为在抓捕关局长的时候,他就对我动过枪。他只是建委的局级干部而已,他不应该配有枪的,那么他的枪是哪儿来的呢?所以我怀疑……关局长在青川县一定拥有一帮黑党?所以在关局长被捕后,那些黑党想要报复,所以他们也就仇杀。”

喜欢至尊小农民请大家收藏:()至尊小农民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