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6章关于制衣厂事件圆满解决1

第836章关于制衣厂事件圆满解决1

“这?”王木生皱了皱眉头,“卢川县好像比青川县还要偏远吧?”

“你管呢!这是好事,懂么?忽然提你为卢川县县委书记,你可就从副处级干部升为正处级干部了。”

“可问题是……”王木生又是皱了皱眉头,“我对卢川县不熟悉呀。”

“呵,”单若婷不由得一声冷笑,“你是国家干部,所以哪里需要就往哪里调咯,熟悉不熟悉,你也得适应不是?往后,关于这种调动恐怕是常有的事情?”

“那?”王木生有些无奈地想了想,“对了,这事……我们青川县县委李书记知道了么?”

“我一会儿就给李书记去电话,说一下这事。所以你对青川县纪委的工作,就得慢慢放手了。”

王木生听着,没辙道:“好吧,我知道了。”

待挂了电话后,王木生心里这个郁闷呀,心想他在青川县的威信好不容易才竖起来,也慢慢规划出了自己的圈子出来,何止这个调令就让他一切都白费了……

他也没有想过自己这么快就要混到县委书记,他还想在县纪委这个位置上多待会儿呢,磨练一下自己呢。

毕竟现在的青川县纪委让他给归置得也差不多了,都是一个良性循环了。

还有就是,关于青川县的贪腐现象,也是被他杀得差不多了,现在他需要做的是在青川县慢慢规划出自己的圈子来,好为将来提升打基础。

可是他没有想到调令来得这么突然。

关于卢川县,他也听说过一些,那儿是最贫穷的县城。

所以王木生不得不想,估计是哪个狗日的在背后整他?

要不是因为有人整他的话,也不会将他调去那么贫穷的县城不是?

名誉是县委书记,整个卢川县的大佬,但是那么贫穷的县城,他去了那儿,还不就是等于给发到了边疆么?

越想,王木生心里越是郁闷。

但是,这毕竟是省委的意思,他不得不服从。

就这样,王木生郁闷了一路。

待他刚回到青川县的时候,赶巧似的,县委李书记就给他来电话了。

待电话接通,李书记说了句:“小王呀,你……还在广东那边么?”

“哦不,我已经回到青川县了。”王木生忙是回道。

“那正好,那你到县委来一趟吧,我有点儿事情跟你说说。”

“成。”

王木生也知道李书记要跟他说啥,所以他也没有废话,直接就说成,然后打车就奔县委而去了。

待到了县委李书记办公室时,李书记忙是微笑地手势道:“来,坐吧。”

于是王木生也就在李书记对面的椅子前坐了下来,与李书记隔着办公桌坐着。

待王木生坐定后,李书记笑微微地打量了他一眼:“恭喜你呀!没想到你小子爬得这么快,马上就跟我平起平坐了呀!”

王木生明白李书记在说啥,所以他没有吱声。

李书记见王木生没有吱声,以为他没有听明白是啥意思,于是李书记有些焦急道:“你小子没有听明白呀?我的意思是,你也马上就是县委书记了!”

王木生故作不懂:“咱们青川县也只能有一个县委书记吧?”

“你小子怎么就是死脑筋呢!你不能在青川县担任县委书记,就不能去别的县城担任县委书记了么?真是的!”说着,李书记着急道,“得了,我也不跟你小子绕圈子了吧,直接跟你说了吧,省委的意思是要临时调你去卢川县任县委书记!因为原卢川县县委书记刘长林突然病逝了,所以省委第一个就想到了委派你小子去卢川县顶替这个位置!”

这时候,王木生说了句:“好像卢川县比青川县还要偏僻吧?”

“瞧你小子,它就算再偏僻也好歹是个县城不是?这县委书记和县纪委书记可就不止差一点半点的哦!”

王木生一声冷笑:“这好像跟发到边疆去没啥鸟区别吧?”

“喂喂喂,王林生同志,话可不能这么说!这话要是被省委听见了,那可就麻烦大了哦!人家省委也是看你是个人才,所以才第一个想到你的哦!”

“那,你的意思是……这调令我唯有服从了呗?”

“你小子是军人出身,应该明白这个道理才是呀。”

没辙了,王木生一声苦笑:“嘿。成吧,具体啥时候去卢川县呢?”

“等省委的通知。”李书记忙道,“对了,这段时间你就重点将县纪委的工作转给老胥吧。”

说着,李书记叹了口气:“唉……这你小子这么一走,一时半会儿的,叫我去哪里逮个县纪委书记来呢?这青川县我仔细琢磨了又琢磨的,还真没有几个政治觉悟高的。除了你小子最适合县纪委书记这个位置,别的人……还真没那个铁腕呀!”

听得李书记这么地说着,王木生半似玩笑地说了句:“那你帮我驳回省委的调令呗。”

“我也想呀。可是人家省委的调令,我哪敢说啥呀?只有服从。再说,关于这件事情,不是什么儿戏,所以省委既然有了这个决定,那么就证明省委相当重视这件事情!”

“照你的意思,我就也只得认命了?”

“瞧你小子这悲观样儿!什么就是认命呀?这对你小子来说,可是一大喜事!你想想呀,从县纪委书记一下就被省委相中,调你去卢川县担任县委书记,这是多么荣幸的一件事情呀!我跟你说,你小子不愿去,但是你知道有多少人在瞄着那个位置么?”

王木生又是无奈地一声苦笑,言道:“得得得,我还是认命了吧。”

一会儿从县委出来后,王木生心里还是不爽,感觉一下被冷落了似的。

这可能是因为他毕竟是青川县人,对青川县也熟悉,所以还不是很想离开青川县。

人嘛,毕竟是感情动物。

就像是久离家乡的游子,到了一定的年龄,他还是会寻回故里一样。

况且,这要是突然去卢川县,那里人生地不熟的,想想,就有种举目无亲的感觉似的。

再说了,跟他有关系的这些女的,都在青川县,要是突然去了卢川县,寂寞了咋办呀?

总而言之,此时此刻,王木生心里闷闷的。

本来他还想急着赶回县纪委看看有啥重要的事情没有,可是想着他都立马要被调去卢川县了,一时心情低落,他也就干脆打车回黎明新区了。

回到黎明新区,他在楼下买了两瓶酒,买了些花生米啥的,回到家里,自个一个人喝起了闷酒来。

自个就这样喝了将近两瓶白酒后,最后醉醺醺地躺在沙发睡了一觉。

一觉醒来后,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,那就是他要是真要被调去卢川县的话,那么他就得将严颜带走。

虽然他不能给严颜啥名分,但至少也得将她常带在身边不是?

再说了,就算初到卢川县深感寂寞,起码也还有严颜不是……

宿醉一场后,第二天一早醒来,王木生终于恢复了以往的沉静。

这天早上到县纪委后,他暂时还没提他要被调去卢川县的事情,因为他暂时还不想将这事宣扬出去。

喜欢至尊小农民请大家收藏:()至尊小农民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