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46章一场暗战在酝酿

第1046章一场暗战在酝酿

听得于厅长这么的说,刘局长忙道:“我知道了,那我这就找技术员将这段录像给抹去吧。”

“那成。”于厅长忙道,“那成了,其它的由我来处理好了。”

这时候,王木生正享受着呢,正跟林雅琪激烈着呢,都从客厅弄到了卧室去了。

云雨过后,王木生依靠在床头,点燃一根烟来,随着烟雾爽心惬意地呼出了一口爽气来:“呼……”

林雅琪还在余喘着,面上的红霞还未完全褪去。

王木生不由得心想,格老子的,还是林雅琪这婆娘睡着舒坦呀……

可是他压根就不知道,在他和林雅琪睡觉觉的时候,背后竟是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。

他也不知道自己之前揍了的是宋楚瑜的儿子。

更不知道于厅长为了护着他,已经叫刘局长将那段路段录像给抹去了。

于厅长之所以会护着王木生,实际上并不是看在汪正海的面子上,而是出于他们之间的友谊和交情。

一直来,于厅长和王木生的关系都不错。

也看得出来,于厅长也是位情义之人,懂得肝胆相照。

他之所以对刘局长那么的说,说王木生的背后有汪正海,那就是在告诉刘局长,王木生更是一个惹不起的人物。

第二天早上,王木生坐在林雅琪的车里,出小区大门的时候,忽见门口有不少警察,他忍不住冲林雅琪问了句:“呃,这小区昨晚发生了啥案子么?”

林雅琪则是故作娇美地冲他一笑,回道:“讨厌!人家昨晚上不是一直都跟你缠在一起么?哪会知道发生了啥案子呀?”

正在王木生和林雅琪说话的时候,有位警察冲林雅琪的车行了个礼,手势示意停车……

于是,林雅琪也就踩住了刹车,降下车窗玻璃,探头冲警察问了句:“什么事情呀,警察同志?”

那警察低头朝车里看了看,见得车里就林雅琪和王木生俩,像是也没有啥可疑的地方,于是那警察便是回了句:“没事了,走吧。”

待林雅琪驾车离去后,不由得扭头冲王木生问了句:“我刚刚怎么感觉莫名其妙的呀?”

王木生则是没太在意:“没啥特别的呀。我看他们好像是在办案?”

“办案?”林雅琪皱了皱眉头。

“对呀。”说着,王木生话锋一转,“好了,你不管他们了,你还是开车送我去汽车站先。因为我好赶着回卢川县呢。”

正在这时候,金诗曼给王木生来电话了……

王木生瞧着来电显示是金诗曼,忙是接通了电话:“喂,诗曼,你已经到汽车站了么?”

因为金诗曼昨晚上去她姐姐家了,他们俩约好了今天一起回卢川县的。

“没有。”电话那端的金诗曼回道,“那个什么……要不你先回去吧,因为我今天可能回不去了?”

“为啥呀?”王木生顺口问了句。

王木生那么的问着,电话那端的金诗曼回道:“是这样的,昨晚上我外甥出去玩,被人揍了,还把车给砸了,闹得他心里不愉快,所以我想今天留在我姐家陪陪我外甥。”

忽听金诗曼这么的说着,王木生不由得皱眉一怔,心想,格老子的,不会就是昨晚上被老子揍的那小子吧?不会就那么巧吧?

想到这儿,王木生本想开玩笑说说他昨晚上揍了一个小子,可是他忽然转念一想,心想,格老子的,还是算球了吧,不说为妙,要是老子昨晚上真揍的那小子是金诗曼的外甥的话,那就麻烦了,那小子的外公可是中央党校的校长……

于是,王木生也就说了句:“那成了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待挂了电话后,王木生联系刚刚花园小区门口的警察一想,不由得皱了皱眉头,心说,麻痹的,格老子的,看来老子昨晚上揍的那小子还真是有点儿来头呀?

一会儿,待林雅琪开车将王木生送到汽车站后,彼此话别了两句,然后林雅琪也就驱车回省电视台上班去了。

此时,于厅长正在给宋楚瑜打电话。

待电话接通后,于厅长忙是问道:“宋书记呀,您能跟我说说,昨晚上揍了您家儿子的那个人长什么模样不?”

忽听于厅长这么的问着,宋楚瑜又是来气了:“怎么,老于,你连这点儿事情都办不了么?”

“宋书记,您这……确实有点儿难为我了。因为连揍您儿子的那人的模样,您都没有跟我说清楚,我这逮谁去呀?”

“我要是知道,还找你老于干什么呀?”

“喂喂喂,宋书记呀,您还是先冷静冷静吧。您应该知道,我们警察也不是神仙,您一说我们就知道了是谁揍了您的儿子不是么?”

“你没有去交警局那边查监控录像么?”

“去了。”于厅长忙是回道,“昨晚上我就去了,但是监控录像没有查出来。因为负责省府大道交通路段的刘局长也帮我仔细的查了,正好那个时间段,系统故障,所以也就没有录制下来。后来我看时间太晚了,都夜里1点多钟了,我想您可能休息了,所以我也就没有去电话打扰您了。”

“怎么会那么巧?正在那个时间段系统故障呢?”

“宋书记,这个我也没法解释。系统故障就是系统故障,这个我也没有办法的。这就好比人也会生病一样,一当生病了那就是生病了,解释不了的。”

“那……”宋楚瑜心里这个郁闷呀,皱眉想了想,“那你再好好查查吧。”

“宋书记,我昨晚可是一直没有睡觉呀。”于厅长故意诉苦道,“因为在昨晚我亲自调动了警力驻守在花园小区各个出口处。可是……您也没有说出那人长什么模样,我们这边也是没法下手呀。”

“成了,我知道了。”宋楚瑜没辙道,“这样吧,我一会儿问问我儿子吧。”

“那成。”

王木生刚坐上去往卢川县的大巴车,忽然,于厅长给他来了一个电话。

王木生瞧着电话是于厅长打来的,也就忙是接通了:“于厅长。”

电话那端的于厅长则是问了句:“你小子知道你昨晚上揍的那小子是谁不?”

“呃?”王木生皱眉一怔,“于厅长,你怎么知道我昨晚上揍人了呢?”

“废话。省府大道上没有监控录像么?”

“那……”王木生不由得愣了愣,“于厅长,你给我电话……什么意思呀?”

“反正没事了。”于厅长回道,“那段录像我已经帮你小子给抹去了。总之,你小子记住,不管怎么样,你都不要承认是你揍了宋楚瑜的儿子。”

“啥?”王木生猛地一怔,“于厅长,你说的是……昨晚上被我揍的那小子是宋楚瑜的儿子?”

“对呀。”

“我草,早知道是宋楚瑜的儿子,那我就往死里揍了。”

“得得得!你小子就别说这个了!你还嫌事情闹得不够大么?闹得我昨晚上都没有睡好觉!”

待一会儿挂了电话后,王木生皱眉一怔,不由得心想,看来于厅长这人还真是蛮不错的呀?昨晚上都帮了我那么大一个帮,他不说,我还不知道呢……

喜欢至尊小农民请大家收藏:()至尊小农民新更新速度最快。